幸江江

我的世界没有墙。
发糖全毒奶,写刀回力刀。

“你不能倒下。绝对不能。因为你的身后空无一人。”

其实,谁都知道山斗的未来根本不会来。
以前觉得,教会他放手的可能是时势是ak是生田先生。
现在感觉,真正能教山下放手的,应该正是第二个二十年吧?


“我是你的弱点。”

应该是反的吧。

毕竟有些话说出口是

“你舍不得我走。”

其实是

“我舍不得我走呀。”

昨晚吃到了山斗的狗粮。
(虽然感觉可能是假的。
然而依旧想奶一句。
与有荣焉。
双手合十,祝好。

为什么总有人学得比我好。
很绝望啊。
很绝望啊。
很绝望啊。
生气极了。

生日快乐,风间先生。

龟梨先生如此可爱。
我已然爱上他。

啊啊啊啊
到啦到啦
还有几份在路上

我果然一开口就是一首扎心的诗。
一个朋友对我吐槽她如何对一个学长爱而不得。
我:手里有钥匙,就一定要开门吗?
以后这种话题我还是乖乖闭嘴点头算了。

高中时期关系好到有点过界的女同学今天和我聊了一会儿高考。

她突然来了一句。
“我第一个知道的高考分数是你的。”

我当年没造孽...真没有。

“我希望你能考出一个属于你自己的分数,能代表你过去一年的所有努力和挣扎,不仅仅是过哪条线或者过了哪个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