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江江

我不再想要快快乐乐地吃东西了。

我想要爱。

parent issue是顽疾。
过一阵子发一次。


我妈到底是为什么才要我一天只吃几根黄瓜再去健身房跑步的...结果低血糖犯了我大概晕了半小时。

要不是她是我妈,简直想跟她撕到鱼死网破。

想一出门就跑啊跑啊...然后跑回十三岁那年。
想和初中老师顶嘴。
想写大逆不道的作文。
想和当时欺负自己的人撕。
然而我的回忆里只有足以将我湮没的试卷。

情绪低落时入睡容易梦见拥抱。

我知道世上有很多男人。他们温良、体谅、幽默又勤奋努力。然而我始终无法爱上任何一个。我期待的永远是女性柔软细腻的拥抱。


寻麻疹发得手肿,疼到无法握笔写字。我妈和我舅舅跑去杭州买了两根水库里的大泥鳅,说吃这个清热。我爸买了两盒进口巧克力曲奇和一大桶小熊软糖去看亲戚家那个可爱的小女孩。

十八岁以前又土又糙看上去没有性别,十八岁以后气质凌厉咄咄逼人。我没有柔软的少女时期,大概和他渴望的女儿大相径庭。


记忆里上次和他说话是他嘲笑我胖。上次一起好好相处是小学以前。我永远没办法接受自己本来的样子。我也没办法接受他。

大概是因为对彼此都失望太久太久了吧。

因为脖子后面发疹子所以这几天束马尾。简直秒回十四岁啊,这五年就像白过了一样。原来被小朋友叫阿姨的,现在都叫我姐姐。陶陶表示这样很可爱(。)还建议我一直束马尾。难道我之前一直都走错路线了么🌚

最近突然又开始用前任送我的YSL#7...想把它用到一滴不剩。
打开抽屉,密密麻麻二三十管口红。挑挑拣拣,往包里塞的还是这支。
那时候一起去星爸爸喝美式加冰。一起买学校门口二十块钱三本的经济学人,嘲笑她看扭腰客是徒然抬高逼格。互相化妆,把所有的唇釉唇膏当成共有财产。大概是认为,就算送给对方,最后也会还到自己身上。
现在想想真是肉麻。


不过。
我至今不会画咬唇。
你唇上的峰我总记得在哪里。

身上长了寻麻疹...请了赵教授的假去看医生才知道是因为内衣上的蕾丝花边。
我居然会对蕾丝过敏。


当真是世上有道,物极必反。

前任笑起来有一点点像石原里美...看到十元小姐天天霸屏我也是蛮心塞的,当然和本人无关。她确实可爱。虽然她再朝我笑的时候我肯定不会再沦陷了。


大概是真的怕了。

高颧骨和眉骨总将我的疲态和沧桑显露无遗,大概是相由心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