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世界没有墙。
发糖全毒奶,写刀回力刀。
良心什么的,没在痛的。

幸江江

© 幸江江 | Powered by LOFTER

【莱蛛/ME】Love first and live incidentally 03-04

Ep.03
Lex Luthor饶有兴致地看着秘书引领年轻的CEO打开办公室的大门。
他享受当观众的过程,但偶尔也愿意当一把导演,毕竟能让他全然满意的戏并不多,自己动手显得何其必要。
“我已经等你等了很久了,Zuckerberg,没想到你今天才来。”
“这部电影不能拍。”
Mark Zuckerberg单刀直入,钴蓝色的眼睛冷得如同无机石。
“这不是你一个人的意愿所能决定的。Lex Corp不是Facebook,The Social Network也不是你的代码。”
Lex坐姿随意,他双腿折叠,单手撑头,另一只手在办公桌上敲出尖锐的节拍。在引发躁动方面他比谁都有天赋。
“那我们就只好法庭上见。”Mark眯起双眼,配上一头乱翘的卷发显得像是竖起盔甲的刺猬。
Lex Luthor不赞成地摇摇头,比起会呼吸的机器人,他更喜欢暴躁的生命。眼前的Facebook创始人如传言一样冷酷,敏捷,坚不可摧。
这是别人眼里共同的Zuckerberg,但不是他想要看到的。
确切地说,Lionel Luthor的独生子对一切反常的剧烈波动的戏剧化的东西青眼相看。
所以他有了别的主意。
“心平气和一点,Zuckerberg,不如我们来讨论一下,任何一个有一点商业头脑的人都知道这部电影有多大的潜力,而你为什么不想让它拍成电影?”
Mark沉默不语,冷冷地盯着他。
Lex Luthor不战而胜。
“这是个好故事,不是吗?”他有了乘胜追击的意思,拿起上面有着大大的For Mark的剧本,放在手里不经意地翻动,语气慢条斯理,“新的国度在万千朝圣者的目睹之中冉冉升起,暴君在清晨到来之际对距离自己最近的人挥下了屠刀,向世界证明自己的欲望杀死了爱情。”
Mark坐不住了。
“不是这样的,Lex Luthor。这是诽谤。”
Lex得到了自己满意的反应,勾着嘴角露出了坏孩子得逞的诡笑。
“故事不符合实情又怎么样?这是电影,不是纪录片,娱乐行业就靠谎言盈利。”Lex摊手,从玻璃罐子里掏出一颗糖果放在掌心随意地抛起落下。
“我不介意因为这件事和你在法庭上见。”
“那你可真是法院的常客。他们有给你准备专属座位吗?”Lex反唇相讥,看了一眼硅谷新贵越发糟糕的脸色,故作惋惜地摇摇头,把手里的糖果摆到他面前,仿佛是可怜他无话可说。
和一个一天里十八个小时跟代码打交道的人辩解,赢面来之容易。
而他要的可不止是赢。
“退一万步讲,Zuckerberg,就算我这时候反悔也来不及了。找我算账只是第一步,还有三十多位投资人等着你去一一说服。他们对这部电影的希冀和期盼可远大于我。各方面的。”
Mark眨了眨眼睛。
Lex知道这是机器人在分析可行性的意思。
他继续道:“如有需要,我可以让Mercy把投资人的名单给你,前提是你要签保密合同。我想你和你的前合伙人不一样,签合同以前还是会认真阅读的。”
神出鬼没的万能秘书适时地敲门进入,在Mark Zuckerberg面前呈上一份文件和一个单页合同。
Mark扫视了一遍合同条款,深呼吸,然后潦草地签上了名字。
Lex做出“请”的手势。
Mark打开文件,投资人一栏的第一个名字就足以让他停止呼吸。
Lex Luthor如愿以偿,看到了机器人的裂缝。



Peter Parker作为已定的男主角并没有参与试镜的必要,但是他还是有必要为Mark Zuckerberg的选角试镜现身,所以他在戏份杀青之后告别了Peter去了加州,他的通告都在那。他原本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看剧本,恍惚间听见有人说第三轮试镜要开始了,他也就被带去各就各位。
试镜室外等着一排年轻的犹太青年,十来个,有些看起来有点眼熟,有些则完全是陌生的,卷发的,不那么卷的,金发的,棕发的,黑发的,坐着的,站着的,玩手机的,看天花板发呆的,紧张得瑟瑟发抖的。
Peter这几年热度不小,在年轻人里知名度蹭蹭上蹿,一路感受着考生对监考老师一般紧绷的注目礼。
狭小的走道里这样审视的目光太过密集,他有点局促,瞥了一眼玻璃里的自己,依旧是浓眉大眼的一张脸。
还好,没什么不对的,刚洗过澡刮过胡子,黑眼圈在可接受范围内。
试镜大同小异,先对着镜头介绍一下自己,做做不同的表情和动作,然后第二轮才有几句模糊不清的台词,第三轮才轮得到Peter上场。
Peter拉开座位坐下前看见了一个和自己有点像的年轻男人坐在导演左手边,他穿着西装,头发梳得整整齐齐,半背对着他所以看不清脸。
制片人很客气地称呼他为Mr Saverin。
然后过分年轻的投资方回头,看到了Peter,对着他礼貌而疲惫地笑了笑。
真正会演戏的人多半有些心明眼亮的灵性,Peter算其中一个被造物主亲吻过额头的人。一头年轻的鹿敏锐地察觉到了同类,他们身上有着彼此熟悉的温厚甜美气息。Peter焦糖色眼睛里所倒映着的Eduardo Saverin流离失所,弯曲着自己健美的四肢蜷缩在角落里,鹿角缺了一块,伤痕累累的躯干血迹斑斑。
Peter莫名地有些难过,但是他没有太多过问这个陌生的同类,鹿有鹿的骄傲。
台词就那么几句,试得多了有点老生常谈,异化成一台充满感情的复读机,Peter忘了自己一共说了几遍what do you mean by left behind,眼前的人如走马观花似的变个不停。
晚上十一点左右,试镜开始有了收场的意思,各方意见依旧分歧严重。
这是一开始就预料到的结局。
最后一个试镜者匆匆开了门进来。他穿着灰扑扑的T恤,对这个季节来说有些单薄的短裤,板鞋,进门的时候被这个阵容吓了一跳,挠了挠自己花椰菜一样蓬松的卷毛,年轻的脸庞上满是歉意。
“我叫Nick,来自俄亥俄州。”


Ep.04
Mark很难得地没有错过Chris的来电,Chris克制的声音缓缓而来,但是Mark却有种Chris已经要崩溃的错觉了。
“Mark,你不应该去单独见Lex Luthor。”
Mark顿了顿,他刚刚从Lex Corp的大楼里出来,华尔街在不远处,人来人往。
他感觉自己的大脑需要debug,而他并没有这么做。相反,他还做了一个很大的决定。
“Chris,让他们拍吧。”
“为什么?”他们的金牌公关是真的要崩溃了。
“是他的意思。”
“他?”Chris的心头浮上了一个名字,但他并没有把握。
“Wardo。”
明明是寻常的两个音节,而Chris却感觉Mark要哭了。然后Chris自己也被自己的这种想法吓了一跳,他不想继续想下去,开始跟Mark讨论起了其他的工作。
天外劈开一道惊雷,雨点从天的另一边垂直地拍打下来,在玻璃窗上敲出密密麻麻的鼓点。
已经连续工作超过二十四小时的Dustin抱着鲑鱼模型缩在Chris旁边的沙发上打瞌睡,被雷声吓得回了神。
Chris把电话收了线,拍拍红发青年的额头,告诉他是下雨了。

重视衣冠整洁如Eduardo,在长达七个小时的试镜之后也难免自己动手松了一粒衬衫领子的纽扣。
Peter从试镜室里出来,揉揉略有干涩的双眼,被雨势吓到了。
雨太大了。
淅淅沥沥下个没完,仿佛身处水边。
这并不是好事。
Eduardo Saverin看雨时的表情空空荡荡,像是一个夏季过后的水被放干净的游泳池。*
“需要帮忙吗?”
Peter甚至没等Eduardo回过神来就从保温箱里拿起一杯热茶递了过去。
“谢谢......你是Peter?”
Eduardo的声音有些沙哑,但他依旧小心地克制着自己的疲惫。
“Peter Parker。”年轻演员猜他并不常关心电影,但Peter喜欢同类,所以也不厌烦向他介绍自己。
Peter的口袋震了震,Lex的短信。
“Miss you already, bambi.”
他几乎可以想象Lex说话时挑动眉毛假装无辜的样子。
Eduardo不动声色地看着Peter把手机放回口袋里,细细打量着对方放软的眉头和含笑的眼睛。
年轻演员并不太习惯过于安静的空气,于是他决定找一点话说。
“这是我第一次在加州待那么长时间。”
Eduardo确实察觉到男孩并没有那么“加州”,他身上内敛而细腻的气质使得他看上去更合适待在纽约,或者欧洲大陆的某个地方,英国,类似于这样,但这也许就是Peter在好莱坞的特别之处。
年轻的投资人顿了顿,低声说:“其实我也没有在这待过太久。”
这个话题不能再继续深入下去了。好在Harry的电话在这时窜了进来,搅碎了凝固的时间。
“Peter!Gwen和Mary Jane要请你吃饭!”电话里吵吵闹闹。
Mary Jane明显恼羞成怒的声音透过话筒也漏了过来,“我可没说有你的份。”
Peter听了一会儿Gwen好声好气的劝架,但是周围七嘴八舌的全是起哄,接着是不知道哪个笨手笨脚的家伙打翻了杯子,大家一起嗷嗷乱叫,手忙脚乱地拯救着Bruce Banner心爱的裤子,混乱中Harry的手机就流落到了其他人的手里。
Wade Wilson最先抢了手机问他什么时候从加州回纽约,皇后区开了一家价廉物美的餐厅,就在他老家对面。
Peter还没听清楚Wade说那家餐厅的招牌到底是龙虾还是羊排,导演Tony Stark就夺过手机问他有没有空来拿新的剧本看看,档期可以再商量,只要他们老板Lex Luthor放人就行。Peter还没来得及回答Tony任何问题,Steve Rogers就抢了过去问他新戏拍摄有没有不适应的地方。然后布鲁克林出生的大胸暖男掏出自己的手机看天气预报,问他是不是加州在下雨。
Steve在Peter刚刚在片场打工时就帮他教训过好几个故意刁难人的混球,后来Steve也一直很照顾他,虽然后来Peter没有跟他一起签在Marvel Entertainment。
“是的,雨太大了,我被堵在门口根本没办法回去。”Peter感觉空气里弥漫着哭泣的潮湿味道,不由得小声抱怨,“加州的雨是不是都那么大?”
他是真没在加州连续待超过一个月的时间。
Eduardo的身体抖了一抖。Peter几乎感觉马上对方的眼睛里就会有什么东西积攒着溢出来,但最后什么都没有。
Peter咬了咬嘴唇,暗道不好,感觉自己肯定说错话了。
那场雨。
Steve絮絮叨叨说了一堆,Harry吵吵嚷嚷说自己的手机要没电了才结束了这次不知道多少人参与过的通话。
Eduardo在Peter再度观察他的时候已经面色如常,笑着问那是朋友们的电话么。
Peter打量着他四平八稳的脸色,点点头。他开始顺着Eduardo的话开始闲聊,说自己的朋友们。
永远保护欲强烈的Steve Rogers思想传统得别人都在背后说他像是九十岁,毒舌且喜欢高科技拍摄技术的富二代导演Tony Stark永远不让Marvel Entertainment公关团队的总负责人Pepper省心,话不多但是总会给他带好喝伏特加的美籍俄裔模特Bucky Barnes有一条性感的铁胳膊,大牌设计师们都爱他,美丽犀利会多国语言的女演员Natasha Romanov把Peter当作她弟弟一样带他去看百老汇,云云。
Eduardo礼貌地听着他滔滔不绝,时不时笑着点点头。
“那可真好。”
Peter用短信礼貌地拒绝了助理给自己叫出租车回去的提议,给自己也拿了一杯热茶。他并肩站在Eduardo的边上,玻璃门上的倒影如一对双生子,仿佛他们真的在一个温暖的地方抵足而眠,度过最初的人生。
“我的故事说完了,到你了。”Peter喝了一口不那么烫嘴的茶,期盼地望向Eduardo。
对方沉思片刻,说了一些剧本上没有出现的Eduardo Saverin。他讲自己想要追逐的飓风,十二岁那年的象棋,还有他几乎都快要忘记的,圣保罗炎热的天气,不咸不淡,无关痛痒,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
他对Facebook只字未提。
Eduardo把这些回忆当着陌生人的面一股脑儿倒了出来,就感觉自己想不出别的什么来了。那天以后他的灵魂像一个空碗,日子他过得如同做梦,无知无觉,情绪它会自己起起伏伏,但本身就是煎熬。他看看手机,已然是深夜,问Peter是不是要回去。
“我想和你一起等。”焦糖男孩眨了眨眼睛。
Eduardo不明就里,撩起眼皮看了看他嘴角噙着的笑意。
“雨总会停的。”
年轻的鹿向他的同伴踱步走去,弯下身来轻轻地舔了舔对方带血的鹿角。
一滴咸而苦涩的液体从他仿佛已经干涸的眼睛里流了下来。




————————————————

写完作业后漫长的贤者时间适合爆肝ˊ_>ˋ
我该如何不水仙。看看wardo和小蜘蛛,那么美(暴风哭泣

以及为啥莱总和马总同框就是撕撕撕你黑我我告你哈哈哈你输了吧等着看好戏(。

评论(22)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