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世界没有墙。
发糖全毒奶,写刀回力刀。
良心什么的,没在痛的。

幸江江

© 幸江江 | Powered by LOFTER

WHAT IF 13

13 后来的我们

山下的手僵在半空。他有点尴尬地想把手收了回来,却被生田猛地握住了手腕。
两个人都有些心照不宣,在黑暗中对视着。
这次是生田斗真先投降。
他叹了一口气,放软了语气问山下:“你最近怎么了?”
山下沉默,不知道如何回答,在黑暗里借着月光细细打量对方的轮廓。
“是不是事务所里的高层和你谈过什么?”生田耐着性子继续问。
“没有。”
生田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没说什么。最后,他松开手,虚拍了拍山下的肩,然后再度转过身去。
“晚安。”
山下盯着黑暗里对方的后脑勺,想起那个梦来。
他猜生田斗真对他不会那么残忍,但是他怕自己忍不住要更多。
人就是这样。贪婪成性。
当年入选了杰尼斯事务所,就想上电视节目,在荧屏前露露脸,就想着正式出道,出道了又想当top,哪里有尽头。
但是对生田的话......维持现状,大概也不错吧?
他喃喃自语:“...你说十年后的我们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
“嗯?”生田有点鼻音,似乎已经快要睡着了,听见他说话又作势要回过头来。
山下看着清冷的月光洒进屋子,顺着夜风吹起的窗帘晃晃悠悠地流淌到少年人的脊背上,喉结动了动,把所有的话都咽下去。
“......没什么。晚安。”
两人之间一度又沉寂下去。
山下翻了个身,近二十年的记忆汹涌而来。他的太阳穴钝痛了起来,不知道今晚应该怎么才能睡得着。
“大概还会和现在一样吧。开con,出专,上番组。”生田的声音冷不丁地冒了出来。
他也藏着关于对方的满腹心事,满身疲惫却毫无睡意。

不。
不是这样的。
山下在黑暗里悄悄地抹了抹眼睛。
大概是深夜里人总是更加善感,他咬咬牙,记忆里曾经的一切又越发清晰起来。
所以他清了清嗓子,也不管对方是不是真的睡了,自顾自地低声说了起来:“斗真嘛,以后会演很多很多角色,比如说,会演活泼开朗的男校高中生、敏感忧郁的画家、为了目标一意孤行最后牺牲生命的警察,还会穿女装演变性人,都演得很好,我都会去看的,偷偷摸摸戴着口罩去电影院买票,或者去店里买了碟。都是很棒很棒的作品。”
那边依旧沉默,山下以为生田真的睡着了,才听见少年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原来我在你眼里那么好啊。谢谢你哦。”
“这是真的。”
“那么你自己呢?”
“我啊......我会拍很多很多部皆大欢喜的月九,自己都会吐槽台词和剧情的那种,开con,写歌,写词,会做一堆讲道理真的很丑的造型,没事的时候还约你和风间他们一起吃饭。”
山下说到这里突然声音哽咽住了。
因为他还想说。
可是你后来有了新的朋友,我们再也没有办法像十几岁时那么亲密。
你上很多不同的节目,说自己和谁吃饭聊天出去玩的时候,都再也没有提我的名字。
我们能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最后几乎只存在于对方的记忆里。
再后来我也不提你了,因为我不知道提起你的时候应该用什么样子的语气,有什么样的心境,是仿佛回到当年的高兴,还是物是人非的感伤。

他们曾经相处过那么多年,说好了不错过彼此的每一年生日,承诺要把每一个快乐的或者悲伤的昼夜与彼此分享,但是最后谁都没有再提,仿佛都是一下子从小土豆小桃子长成了立派又守规矩的大人。当中没有任何携手走过的日子。
可是那么多年的时光又确实是真实存在的,山下智久知道,自己的记忆不会作假的。
他享受过。
他快乐过。
他犹豫过。
他躁动过。
他压抑过。
他绝望过。
那些感觉至今想起来都真实到可怕。过去的日子安安静静地封存在脑海里的透明相册里,年轻的毫无顾忌的自己眼锋讥嘲地审视着现在那个孤独又忙碌的身影。
山下他也在多年的跌跌撞撞之后明白了爱的自私,爱的丑陋和苦涩。
所以他更加不允许自己顶着爱这个字,对自己最好的朋友暴露自己内心深处的疯狂的暗流。
成熟的山下智久已经和这个世界和平相处,学会整理自己的情绪,把这些过往像衬衫一样一件一件叠好放进柜子里,偶尔拉开抽屉看一看,都是洁白的挺括的。
就算别人问起对方来,自己也能心平气和地说,生田斗真是自己从小认识的朋友,是有天赋且努力的人,他可是杰尼斯的第一个俳优哦,一路走来很不容易。

但四下无人的时候,他对自己永远很诚实地承认。
山下智久永远感谢生田斗真。
山下智久永远爱着生田斗真。

生田感觉到他话里的不对劲,一骨碌从床上坐了起来。
“山下......山下?你怎么了?”他伸手去掰对方的肩,一触到对方身体的时候就感觉山下整个人几乎是滚烫的。
他扭开台灯,只看见山下智久一双眼睛被泪水洗得发亮,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昏黄的灯光下,山下智久烧得晕晕乎乎,只感觉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时光错乱感,眼前十八岁的生田斗真和记忆里三十三岁的生田斗真很微妙地重合在了一起。
他一把抓住生田衣袖的时候感觉自己的眼泪又再度涌了上来:“谢谢你。斗真。很抱歉小时候给你添了很多麻烦,那都是我不好,以后再也不会了,我对此很不好意思。我是真的一直想和你一起出道,想当你的相方,想和你一起成为更好的人。”

一十四年的酝酿、两个月的冷战再加上三十九度的高烧,我才有胆量鼓起勇气把心里的话全部告诉你。




而我已经分不清这是不是糖了
反正甜不过正主了(doge
你们猜下一章是糖还是玻璃渣

评论(7)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