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世界没有墙。
发糖全毒奶,写刀回力刀。
良心什么的,没在痛的。

幸江江

© 幸江江 | Powered by LOFTER

WHAT IF 16

16 青春amigo

山下和生田穿着风间跑去爱出汗的相叶君那里借来的T恤,很快把流到地上的人造血浆擦了干净,长纯蹲在那里研究更衣间的谜一般的门锁。

“原来真的从外面用力关就会自己锁起来,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呢?”

龟梨和也刚刚被吓得心脏骤停,差点本能反应来一个后空翻。虽然他现在也知道是怎么回事,还很懂事地帮着一起擦了地板,但还是一脸懵。
生田抓抓脑袋,有点不好意思起来。他一方面觉得是自己不好,没事儿去捣鼓什么血浆包,另一方面怕龟梨这孩子心太实,今晚回去说不准要做噩梦,连忙赔礼道歉的同时还问他晚上有空没有,要不要等下了工一起去吃点东西,前辈请客啊,尽管吃。
山下也点头说好啊好啊,有空的话一起吃个饭。
龟梨本来是那种下了班就乖乖回家的类型,现在两位junior时期一直坐在前排的前辈邀请自己,不太好拒绝也就很有礼貌地答应了。

4 TOPS的节目录到晚上,山下和生田散了会一起勾肩搭背地去找龟梨和也,风pon把自己买的饭团送给某个青春期里怎么都吃不饱的junior,执意也要一起去,长纯听说有免费晚饭也吵着要跟着。
所以最后是五个人一起去吃荞麦面,浩浩荡荡地承包了一长条吧台。
“为什么我的是这个啦?”
这次换山下去买饮料,明明大家都是柠檬红茶或者绿茶,偏偏递给toma一罐冰镇番茄汁。
“你不是要喝血浆吗?还没有问你味道怎么样。”
山下想想就又气又好笑,把冰凉的易拉罐贴在他脸上。
居然真的有人会馋到想去尝人造血浆。他也是服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还想你们干嘛去玩血浆包——”
长纯笑得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风pon趁机又让服务生加了一份炸鸡块。
“我这是好奇,好奇。”生田无力地辩解。
越描越黑。
风pon补刀:“我三岁以后就不用尝味道这种举动来探索世界了。”
龟梨和也坐在最靠里面的位子吸荞麦面,一直没怎么插话但也一直咧着尖尖的唇角,是放松了的样子。

吃了晚饭,大家道别以后该散的散,风pon今晚去录广播,长纯的第一部剧上了三番位,今天晚上第一天进组,山下背着两个包,站在店家广告灯箱旁边等着买单的生田,两个人今晚的事都临时改了日期,难得可以一起回家。
他本来以为大家都走了,却意外地看见龟梨和也没有离开,背着包乖乖站在门口等着跟生田道别。
山下对龟梨和也有点说不出的自来熟,大概是因为组过袖章的缘故。
但他怕自己有些话一说出口对方会感觉莫名其妙,所以没想好说什么。
倒是龟梨和也先开的口:“谢谢前辈,这次我很开心。”
分明吓到他的是自己和生田,山下问:“你晚上不会做噩梦吧?”
“不会,肯定不会。今晚真的很开心。”
山下笑了。
当时他组袖章的时候,刚开始就和龟梨吵了架。现在想来,自己那时候真的是满身的刺。
“那就好。我们吃饭的时候一直话很多,很吵吧。”
他依稀记得,当时和龟梨和也吃饭的时候,两个人都是沉默的。他猜对方大概是个喜欢安静的人。
“不不。”龟梨摇摇头,笑得眉眼弯弯,“感觉......前辈们感情真好。”
山下的表情在一瞬间柔软了起来。
龟梨和也大概是觉得自己这话说得有点太表露情绪,刚想在说些什么,生田就拿着钱包一蹦一跳地回来了。
“诶诶诶,龟梨还不回去吗?”生田从山下手里接过自己的背包。
山下一脸嫌弃:“人家等着跟你说再见等到现在,你慢死了。”
生田挠挠头发:“啊果咩果咩,是老板找钱的速度太慢啦。”
龟梨连忙解释:“唔,我没有这个意思......”
山下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好了,快点回家吧。再见。”
“再见。下次再聚。”生田对于聚会一直乐此不疲。
龟梨和也很有礼貌地欠身:“谢谢招待。前辈再见。”然后戴上口罩走向和他们相反的方向。

生田和山下两个人走在东京街头,熙熙攘攘皆是赶着下班回家的行人,他们也是一样,是东京茫茫人海里最寻常的两个人罢了。
山下突然转过头来看生田,他的脸上倒影了一片都市的华灯,很有尘世烟火的意味。
生田察觉到他的目光,问他:“你怎么了?是龟梨跟你说了什么吗?”
“......说没吃饱。”
“啊?”他明明感觉龟梨安安静静地吃了不少。
更何况,龟梨和也那么内敛的人,就算有什么想法,也不太会说出来。
“我开玩笑的。”山下吐吐舌头,被生田揉了一把脑袋。
然后山下沉吟片刻才开口:“他说,我们的感情真好。”
生田斗真沉默了良久,又摸了一把山下的脑门。
“toma啊。”山下突然叫住他。
“啊?”
“你身上还是一股奇怪的人造血浆味道。”他仔细闻了闻。
“你话真多。”
生田笑得拍了一记他的肩,两个人在傍晚的街边打闹起来。
山下还没放弃那个问题:“所以血浆到底好吃吗?”
“我根本没尝到啊,全洒在身上了。”生田斗真满腹委屈。
“是啊是啊,还波及到我。”明天还要把衣服洗干净还给爱拔桑。
“搞什么啦,要不是你那时候怕得要命,撞了我一下——”
“我才没有怕!”三十代的成年人才不怕。
一路嘻嘻哈哈地到了车站,两人见旁边站着行人,不好意思再闹腾,乖乖站在一起。山下轻轻哼着脑海里熟悉的旋律,生田屏息凝神,听得很仔细。
那是一个安静到连风声也没有的夜晚,草在悄悄地结它的种子,鸟雀归巢,一弯洁白的月牙从云层里浮现出踪迹。
生田的车先驶进车站。
少年跳上电车,突然想起什么,回过头问山下:“你刚刚哼的歌叫什么名字?”
很好听。
山下笑着摇了摇头:“还没有名字。对了,你回家记得给我打电话报平安。”
“好好好——明天见。”
“明天见。”
山下双手插兜看着车驶向远方。
他以后会再告诉生田斗真,这首歌叫青春amigo。




为什么写出来山斗各种老夫老妻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w

期待大家的评论和小心心

评论(7)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