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世界没有墙。
发糖全毒奶,写刀回力刀。
良心什么的,没在痛的。

幸江江

© 幸江江 | Powered by LOFTER

WHAT IF 23

23 古寺花树
那阵子山下很忙,除了工作以外还时不时去看生田,不眠不休,瘦了很多,而他自己根本没有意识到。
长纯一度担忧他的身体出了问题,和风pon两个人拉着他上体重秤。
往上面一站,不多不少瘦了十斤。
风pon问他要不要去检查身体,在那么短的时间里迅速消瘦下来,对任何人来说都很反常。
他摇摇头说没什么。
长纯也是一脸忧虑:“山下,这时候你千万不能出事。”
他怎么可以出事。
4 TOPS需要他。
妈妈和妹妹也需要他。

几乎是没有意外地,他又在病房门口看见那位小姐姐。
她不知道和生田说了什么,站在病房前擦了擦眼角。
她大概知道自己不能来得太频繁,也不能和他们这些同事有什么交情,见了山下依旧是匆匆点了头问好就离开。

山下没有直接开门进去。
他透过病房墙上的窗户看了一眼生田。
少年人靠在床边看向窗外,若有所思。
他突然不想再进去了,尽管之前他很艰难地抽出时间来看生田斗真。
但他就是不想再去了。

那天夜里他又开始做梦。
生田斗真站在他面前,眼波温柔而干净,只见他俏皮地眨眨眼,对山下说:“你可别这样看着我,我明明是喜欢你的。”
他知道这话不是真的,但还是二话没说就上前吻住了对方的嘴唇。
他伸出手来抱住生田斗真那瘦削的一点一点正在变得宽厚的肩膀,没有丝毫犹豫地开始脱他的衣服,然后是自己的。
对方对于他有些粗鲁的动作表现得顺从且配合,甚至伸出双手捧住了他的脸,小心翼翼地回吻他,舌尖抚过唇瓣,如幼儿舔食糖果。
两个人像被情欲困扰的蛇一样纠缠在了一起,嘶嘶地向对方吐着红信子,被冲动搅碎的理智散落在他们身边,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他毫无顾虑地把生田压在了身下,从脚踝开始亲吻他,感觉自己的灵魂也在一寸寸堕入了情爱的漩涡之中,毫无保留。
他吻生田的脚踝,吻他线条流畅的腿,吻他那已然和他一样高涨的情欲,吻他腰上因为自己而多出的伤痕,吻他突出的锁骨和脆弱的动脉突突直跳的脖子,吻他柔软的嘴唇,吻他的眉心,和他对视。
生田斗真的眼睛像是深秋山谷里的溪水,流淌着永不冻结的秘密。他直勾勾地盯着山下的双眼,伸出手搂住他的脖子,低声地说:“我爱你。”
他是这样被生田轻易地拉入了玫瑰色的风眼之中,人事物情一切都与他毫不相关。
他只想和他做爱。
他一直想和他做爱。
天堂在他眼前打开一扇幻彩的大门,纵容他难以启齿的放肆和汹涌而出的欲望把自己和对方都淹没了。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在溺亡的路上,然而他依旧无法克制地快乐着。
山下是那样毫不留情地进入对方的身体,一下又一下,生田一手勾住他的脖子,一手手背盖在自己的脸上。
山下握住他的手腕,用自己的手掌把他的按在地板上,掌心对着掌心,十指紧扣。他喘着粗气,俯下身去吻生田的眼角,吻走对方因为快感或是什么别的原因从眼角渗落的泪水。
咸涩如海水。
高潮降临的时候,他的脑海里爆开了层层叠叠的白色的闪电和火花。
他颤抖着身子从梦境中猛地睁开眼睛,喘息声绝望如在岸边搁浅而濒死的红鲤鱼,在迎接自己再也无心睡眠的意识的同时,被海啸般的自我厌弃的情绪埋没。

他等到天蒙蒙亮的时候去洗漱,那天他难得休息,没什么想做的事来打发时间,也看不进去大学里的功课,干脆又跑到了寺庙里的樱花树下。
思考无果,他放空自己,绝望地开始围观来来往往的善男信女。
热闹是他们的,和他毫无干系。
“呐......你就是之前一直来的那个年轻人嘛。”一个苍老的声音叫住了他。
山下回过头。
那是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僧。
老僧打量着他的身形:“之前......你有的时候是白天,有的时候是晚上,半夜里也来过,没错吧。”
“抱歉。打扰到了您清修。”
老人摆摆手:“不不不,年纪上去了,睡眠不好,察觉到有人来,这里也不至于太冷清。”
山下智久有些不敢和年纪太大的人相处,大概是觉得他们呼吸里也是沉沉的气息,在他们面前都显得不自在。
老僧说:“进去坐坐吗?今天难得有好茶。”
“那么......打扰了。”
他大概确实需要找个人谈谈。

滚水入壶,老人龟裂的手指娴熟地沏茶,对他做了“请用”的手势。
山下智久跪坐在老人面前,说了声:“多谢招待。”
“像你那么懂礼貌的年轻男孩不多了。”老僧笑了。
山下饮一口,放下茶盏。
清苦的气息在口中荡漾开。
“你一直来这里,是心里藏着事吧。”老僧自己也端起来呷了一口。
“是的。”山下知道自己瞒不过他。
“藏着的事太多,想都想不完?”
“不。只有一件事,想了太多遍,没有结果。”
老人笑出声:“那一定是一件大事。”
山下怅然,说不出话来。
老人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转而望向窗外。
“记得你第一次来的时候,樱花还没全开。”
“是的,您记得很清楚。”他第一次来还是二月,现在转眼都快入夏了啊。
“你喜欢这棵樱花树吧?”
“喜欢。”山下点点头。
“多喜欢?”
“一度想住在树下。”
老人抚掌大笑:“我以前也和你差不多,不然也不会选择留在这里。”
“留在这里,很好啊。”
而他还有工作,还有妈妈和妹妹照顾,并且,他还没能放下生田斗真。
这就像是风筝的线,山下智久想法很多,叛逆的时候不服管教,那时候也会和锦户亮或者赤西仁等人玩得很疯,但生田时不时地轻轻一拉,他就忍不住又回到他身边。
现在他早就褪去了叛逆的外壳,但他的线还被生田握在手里。
生田大概是不自知,也没办法把线丢掉,因为是山下自己悄悄把线绕在了生田的手腕上的。
老僧如入定般沉默片刻,忽然又开口:“你想不想一年四季都有花开?”
“想。”山下不假思索。
“我以前和你想法一样,所以年年盼着花季,期待花季一年比一年长,樱花开得一年比一年多。”
山下若有所思,继续听老僧说下去。
“但是,后来才想通。花开,不是你能强求的。”
老人的声音在耳边回旋。
“世间所有的东西,都和花开一样,唤不来,也留不住的。人一生能拥有的东西其实很少的,你以为那些在自己名下的东西,不都真的是你的。金银珠宝,官位功勋,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何况一棵树呢。”
山下痛苦地闭上眼。“那,我还能拥有什么呢?”
老人把茶加满,不紧不慢地道出玄机:
“你能做的,最多也就是记得自己站在盛开的樱花树下的那种感觉。不要忘记,就算是没有失去了。”
山下猛地睁开眼,一滴滚烫的眼泪从眼角滑了下去。
大彻大悟。


停更声明

出于各种原因,What If决定停更。存稿全部发出。我也很抱歉。风间的这一番话大概够我消化好久了。
归期未定。
我爱他们。你们知道的,我有多爱他们。四个人都爱。
大概到最后,我心里也只剩下看他们少年时在台上光芒万丈时的感觉了。

最后,谢谢你们的小心心和评论。我是个很烦的人,一直以来承蒙大家照顾了。谢谢大家。

评论(1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