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世界没有墙。
发糖全毒奶,写刀回力刀。
良心什么的,没在痛的。

幸江江

© 幸江江 | Powered by LOFTER

WHAT IF 20

20 love song

2003年对于山下智久来说,注定不是好过的一年。
比如说,新年开工第一天,他就收到了一份特殊的礼物。
四人加马内甲一共五个人,面面相觑。
“怎么办?”长纯一阵恶心,捧着垃圾桶干呕不止。
“报警,还能怎么办。”风pon站起身,作势要去打电话。
“不能让外界知道。”马内甲一把拦住他,“我会和上层联系,加大安保力度。”
生田担忧地看着一言不发的山下智久,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不要太担心,我们大家都在——”
山下智久摇摇头,拂平生田斗真的眉头:“要放宽心的人是你吧。走了,一起去排练。”

4 TOPS的一周年con要来了。

山下智久默不作声地把那份礼物混在垃圾里丢了出去。
那是一只浸在鲜血里的洋娃娃,上面用针刺着他的名字。

山下很快就忘了那个血娃娃的事情,因为另一道晴天霹雳就这样降临在他的身上。
那天他们排练到很晚,长纯睡在了乐屋的地上,风pon住的近,回去拿换洗的衣物,顺便给大家去便利店买第二天的早饭。
生田在大家丢在一起的衣服里翻出长纯的那一件,盖在了末子的背上,然后拍拍山下的背,眼睛亮晶晶的。
“我有一个秘密要告诉你。”
山下不明所以。刚刚排练的时候殚精竭虑,他现在脑袋还有点混沌。
生田是这样凑近了,笑起来弯弯的眼睛好像是做了什么孩子气的恶作剧。
“我恋爱了。”
天边响了一道闷雷。

他恋爱了。
是啊。他忘了。生田到了谈恋爱的年纪了。

山下像是耳朵被隆隆的雷声炸聋了,根本不知道生田后来眉飞色舞地跟他压低声线说了些什么。他就站在原地,看着生田的嘴唇在他面前一翕一动。
不行。他得说些什么。
“嗯......我会帮你保守秘密的。”
就像我对你保守自己的秘密一样。
山下甚至对着生田斗真微笑了一下。
很好。山下智久。
就这样,保持住啊。
山下忘了那晚上他是怎么过的。他似乎记得自己去喝了一点水,然后冲了一把澡,换了柔软的干净的衣服,躺在了乐屋的某个角落里。
脑袋里嗡嗡作响。

后来4 TOPS ROOM录制的时候,山下冷不防说了一句。
“最近斗真都不跟我玩了,大概是嫌我烦。”
用那种轻描淡写说着玩儿的语气。
生田当这是寻常的玩笑,佯装生气地推了他一把。
“哪里啊,昨天晚饭你不是和我一起吃的吗?再这么抱怨,下次换你买单啊。”
风pon在一旁帮腔:“是啊,你们几乎天天都在一起。”
“就是。”长纯也跟着附和,然后突然想起什么,“诶,你们吃饭又不叫我?”
风pon打了一记他的脑袋:“人家二人世界,你凑热闹去干嘛——”
在场的嘉宾和观众一样笑成一团,迷妹们笑得kyakya。
“发糖啦发糖啦。”
“秀恩爱秀得那么高调我就放心了。”
“感情真好呢。”

其实那天不是这样的。
他和生田是一起去吃了饭,只是吃了没几口,生田的电话就响了。
“抱歉。”
山下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甚至好心地给了他台阶下:“你去忙吧,我没问题啦,过会儿还要去接莉奈,本来就不和你一起走。”
然后生田很抱歉地走了。
山下看了看碗里剩下的半碗咖喱饭,再也没了胃口。

开con前,公司方面希望他能够写一首缠绵的情歌。然后他交了love song上去。
各方都很满意。
“山下写的love song很好听呢。”生田夸过他很多次。
“是吗?我觉得一般。”他如是回答,把刚刚排练时穿的脏衣服丢进包里。他们难得可以有个能回去换衣服的晚上,他打算约生田一起说说话。
说说话就好。
再这样忍下去,他怕自己会疯。
生田无奈地笑:“山下就是这样,每一次都急着反驳我的意见。”
然后生田看了一眼表,惊讶于原来他们排练到那么晚了。
“牙白,要赶不上了。我先走啦,明天见。”
山下点点头,甚至大脑都来不及反应出任何沮丧的遗憾的情绪,就眼睁睁地看着少年背着包冲出门。然后再目送他蛰伏着力量和爱的身姿消失在自己眼前。
他记得自己当初是先谈恋爱的那个。当时是出于好奇和叛逆,但生田大概是不会的,他是那么成熟又靠谱的人。
那么,他是真的喜欢她?
喜欢就喜欢吧。
有什么了不起的。
他是我的相方呢。
我们11岁那年就认识对方了,一起去过很多地方,录过很多档节目,打过很多次架,也和好过很多次。以后还要一起拍很多广告,开很多次con,出很多专,他会唱我以后写的歌,我的身边也总有他。
天天看到他,就很满足啦。

风pon忘了拿东西,重新折回来,推开门,啪得一声开了灯,就看见山下一个人在乐屋里站成雕塑。
风pon差点吓了一跳。
“亚麻西塔?......你还好吗?”
山下似乎在对着窗外阑珊的夜景发呆,见他来也没转过身。
“嗯。”
“toma呢?没和你一起走啊?”风间拿了自己之前丢在这里的钱包,问。
“他有事,我那么大一个人了,没问题的。”
“走啦,一起回去。明天早上还要排练。”风pon勾住他的肩。
“嗯。”山下点头,把包挎在肩上。
生田斗真前不久给他买的新包。
他的女朋友知道吗?
自己的前一个包里,放着给他买的戒指。
风间见他脸色又不对:“山下......你是不是太累了?”
山下笑着摇摇头。不自主地开始学生田说话的语气。
“大概......是最近太寂寞了。”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