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世界没有墙。
发糖全毒奶,写刀回力刀。
良心什么的,没在痛的。

幸江江

© 幸江江 | Powered by LOFTER

一群快乐的中年人

当番外看吧ˊ_>ˋ随便开开脑洞。

祝大家五一节快乐!

那是泷泽秀明第一次去生田斗真和山下智久的家,顺便看看他们代孕得来的两个孩子。
六岁的光生留着熟悉的锅盖头,泷泽秀明几乎怀疑是小时候的生田从相片里蹦哒出来。
山下在厨房里烧开水,顺便切了苹果,拍拍脑袋让光生端着送过去。
两岁的梨衣和小时候的山下几乎一模一样,她手脚并用地爬到了泷泽前辈的膝盖上,仰着头吻了吻泷泽前辈的眼睛。
“papa!”
生田站起来,作势要把女儿抱下来,解释道:“抱歉抱歉,她看到年龄和我们差不多大的男人都喊papa。”
她还这样喊过小栗旬,还有nino和爱拔,亚麻西塔本来还觉得她上次喊松润papa是意外,但结果肯定不是的您别误会啊......
然而看到泷泽秀明幸福到几乎能原地起飞的表情,他决定把后面的话全部咽下去。
山下拍了拍生田的肩:“我觉得我得去把梨衣抱回来。”
生田戏谑地看他一眼:“哎呦,山下papa吃醋啦?”
那倒不至于。
山下看了看笑得宛如蠢爸爸上身的takki。
他害怕泷泽前辈为了自家女儿把东蛋买下来。

生活有了小孩还是要一样继续。
上剧,开con,出专,跑通告。中年爱豆的生活也很紧凑。
所以留给他们吵架的时间并不太多,但他们那次还是站在客厅里压低了声音吵了半小时。
其实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但那时候火气像是爆发的地震一样怎么都压不住,两个人都说了些混账话,把彼此气得不轻。
然后山下抓了放在门口瓷盘里的车钥匙,决定去外面吹吹风,等气消了再解决家里的烂摊子。
他心烦意乱,根本没法看路,不一会儿就意识到自己开到不认识的地方。
后排传来熟悉的男孩的声音:
“你前面忘记左转了。”
哇啊啊啊啊——
他吓得下意识一脚刹车外加猛打方向盘,还好这时候路上一辆车也没有,也没警察发现他这几乎是在炫技的跑车漂移。
不然这驾照大概是别想要了。
“光生你怎么会在这里?”他惊魂未定,向后看去,锅盖头小土豆坐在后排,还从后盖箱里拿出一瓶矿泉水递给他。
光生眨巴眨巴眼睛:“所以你不送我回去吗?”
明明他就是在给山下papa台阶下嘛,那么不领情。
“现在先不。”山下摇摇头,踩着油门开到一出空荡无人的海滩,放小锅盖头下来透透气。
“耶,沙滩!”小锅盖头跳下车。
山下去买了附近的鲷鱼烧递给他,“喏,吃。”
光生问他:“papa不吃?”
他摇摇头,那时候正在准备上新剧,身材管理很严。
“我开动啦!”小锅盖头吃起东西来和他生理上的爸一模一样,眼睛亮晶晶的,腮帮子一动一动的。
山下不由得拧了一把光生的脸。
“哎,papa,那里有人。”小孩子拿着只啃了半个鱼脑袋的鲷鱼烧,边吃边吹起。
山下向光生的那个方向看去。
狗仔。
“快走。”他拉着光生回到车里。
他有点懊悔地抓抓头,刚刚放松了警惕,大概被拍了不少。
不过转念一想,拍就拍了,正好打打媒体的脸。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没新闻撑版面,一年得传几次他不喜欢小孩,还传他婚外情,还有什么生田和他赚了一波流量以后就各玩各的。
还信誓旦旦说有实锤,拍到了他对孩子黑脸。
其实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
那天他没睡醒,一个人带两个孩子回千叶,自从出了家门就被跟了一路,脸色自然不好。
要真不喜欢孩子,何必一手抱一个直到把他们交给自己妹妹和妈妈呢。

“我们接下来去哪里啊?”光生终于吃完了鲷鱼烧,问道。
山下戴上墨镜:“去超市。买菜。”
等等这路该怎么开?
光生终于有了发挥的余地:“前面右转,然后再左转。”
养儿防老啊。
他们推着购物车买了蔬菜和肉类,山下又根据印象买了一些家里快用完的生活用品。
结账的时候,收银小姐感叹了一句:“小朋友很可爱呢。”
“谢谢。”光生有点不好意思。
墨镜帽子全副武装的山下低头放钱包。这句话恭维到了心里,他勾起嘴角:“毕竟像我嘛。”
其实压根儿不像,全像生田。
但他听着就是很满意,心里和吃了蜜一样。

回到家,他直接拿了钥匙开门进去。
“我回来啦。”光生喊了一嗓子。
生田抱着女儿在看幼教节目,见他们回来就把梨衣放在了地上让她自己继续看,径直走了过来,像没事人一样接过山下手里的东西。
“回来了啊。”
然后两个人一起去了厨房。
生田只会洗菜洗碗。剩下的全部交给山下。
山下把切好的鸡肉放下锅,说了一句:“今天我很抱歉。”
生田把洗好的番茄放在塑料碗里沥干水分:“我也是。”
山下侧过头去吻了吻他的太阳穴。
厨房里炊烟腾腾,两人都是满面尘世烟火气,窗外夕阳西下,倦鸟归巢。
生田只感觉自己突然被山下从背后抱住。
山下把下巴搁在对方肩膀上,还闻了闻对方身上和自己一样的衣物柔软剂的香味,问道:“我们和好了?”
生田笑着说:“和好了,和好了。”
就像他们从前那样。

评论(11)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