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世界没有墙。
发糖全毒奶,写刀回力刀。
良心什么的,没在痛的。

幸江江

© 幸江江 | Powered by LOFTER

金融男男 01

* bug一堆的逗逼风金融au,毫无干货的通篇跑火车
* 主cp山斗,有SJ和竹马
* 我其实只是想看他们穿suits

01
生田斗真翻出钱包,结果只在内层里找到一沓旧的发票,一张日元也没有。
而他需要给自己刚刚吃的咖喱饭买单。
这就很尴尬了。他在脑内计算了一下自己拎着包夺路而逃吃霸王餐的可能性,然后拿出仅剩4%电量的手机打给了小栗旬。
对方接听他电话的姿势无比风骚:“歪,听说我的东京嫁娘在呼唤我。”
生田斗真对他的撒娇置若罔闻:“我在你们公司楼下吃东西但兜里没钱,你要不来帮忙买个单?”
小栗旬答应得爽快:“那你下次陪我喝酒。”
“好好好。”
前提是他有空。
和小栗旬这种甲方不一样,券商里的人是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休假的。
不到十分钟,身穿黑色条纹西装、戴着金丝边眼镜的衣冠禽兽小栗旬大摇大摆走进了居酒屋。
“这三千万当聘礼!”他变出一张银行黑卡,在生田的鼻子上打了一下。
生田被他逗弯了嘴角,因为工作而紧绷的神经终于有些放松了下来。
“你今天脸色不对啊。终于爆肝啦?”小栗旬两手插兜低下头来打量他。
“是的,改天就来你们公司和你抢饭碗。”生田拿起自己的蓝色羽绒服套在蓝色西装外面。
小栗旬拍手大笑:“好好好。来我这里,我罩着你,谁欺负你我卸他一条胳膊。”
“你以为黑社会啊那么野蛮。”生田扑哧一声也笑出来。
“到底怎么了?”这一回是认真的。
“山下回来了。”

小栗旬和山下刚打了照面不久,山下就出差去了,和龟梨和也上IPO,在外漂泊了大半年。所以在小栗旬眼里,山下只是个生田他们杰尼斯券商的普通同事罢了。
“不同派系的死对头?”
“才不是。”
其实两人不仅仅不是死对头。
山下智久除了同事身份以外,还是生田斗真的发小、大学的嫡系学弟和前男友。

其实生田都快想不起来他们当初为什么分的手。反正等他的意识清醒的时候,自己就已经坐在地铁里给自家哥哥松本润发短信了。
他在手机上打了一行“哥我可能是要麻烦你们一段时间了”,然后一个字一个字地删掉,又打“我想来看看你和翔君”,又删掉,最后斟酌再三,硬着头皮发了一句“哥我和山下分手了。”
松本润对于自己弟弟的信息一般都是秒回,这次也不例外。
“你先回来跟我们住吧。”
还没等生田斗真抱着行李袋在地铁上感恩兄弟情,第二条短信就又飞到了他的手机里。
“我就说他不靠谱吧。”
接着是第三条短信:“钥匙在花盆底下,你记得去冰箱里把冰冻牛肉拿出来,你来了我们今晚吃咖喱。”
松本润是他亲哥哥,长男随父姓,生田随母姓。当年松本润青春期,觉得小土豆跟在屁股后面有点烦,满眼睛都是博学又亚撒西的翔哥哥,结果等自己反应过来,小土豆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和比自己低一个年级的小桃子难舍难分了。
松本润感受到了一阵后悔莫及的危机感:“离我弟弟远一点!”
生田没等他把话说完就一把抱住了山下,还把他护在自己身后,对自家哥哥毫无征兆地拔高了嗓门:“他是我最好的朋友啊,哥哥。”

一副松本润要棒打鸳鸯的做派。
山下比生田年纪小,但个子却还高一些,从背后抱住生田对松润笑得沾沾自喜,眼光狡黠如得了食的小狐狸。
虽然后来山下来找生田的时候,还是会乖乖地叫他“润桑”,但松润始终对那势在必得的微笑念念不忘。果不其然,大学的时候弟弟就被他拐跑了。
然后他们和自己一样进了杰尼斯券商,从intern一直做到了现在。
然而去年分手了。
这就很过分了。
然后现在那个过分的人出了一年的任务又要回来了。
今天的松润也很焦虑,然而他要去开会了。

山下感觉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回东京,也没有回杰尼斯券商的总部了。
而当他踏进熟悉的玻璃门,就听见前台姑娘说:“上一对一起上ipo项目的相叶二宫顺带去美国转了一圈把婚结了。”然后深深的看了一眼山下以及完全在状态外的kame。
喂才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啊。
山下扯扯领带,刚想解释什么,就看到了生田斗真和一个长腿男人勾肩搭背地跟在他们后面进了门。

“斗真不在,我很撒比西的嘛。”不愧是爱撒娇的直男小栗旬。
“不是上礼拜刚刚见过吗?”生田失笑。
“一起工作和吃饭喝酒不一样嘛——”小栗旬摸摸脑袋,“跟你关系太好了,我都快要不能和你一起工作了。一看你西装笔挺地站在台上讲ppt就想笑。”
然后两个人一起哈哈哈哈出声来。
不过生田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山下看了一眼那双西裤包裹下的长腿,金丝边眼镜和工作时间发线分明的奶油包头,终于认出了那是谁——
“你不是那个甲方小栗旬吗?!”
怎么会在这里?还和斗真勾肩搭背的。
龟梨和也终于回到状态内,从卡其色长风衣口袋里拿出手机开始群发短信,没过多久杰尼斯券商的二楼栏杆上就挤满了看好戏的吃瓜群众。
nino拿着游戏机站在视野最好的位置:“怎么样,打起来了吗?”
爱拔从藏青色西装口袋里变出一副望远镜:“还没还没——”
“啧,你猜谁赢?”锦户亮跟着大伙一起挤过来。
“小栗旬个子高啊。”今井翼瞎起哄。
“山下的肌肉练了那么多年,输赢不一定吧。”大野智摸了摸下巴。
一群关西人在角落里坐庄,大白甚至吆喝了起来:“来来来,买小栗还是山下?现在赔率很平均嘛。这局好玩了。”
一楼很快出现了第五个人。
松润根本没等电梯,散了会看一眼手机就三步并作两步地跑下楼。
“斗真,你先过来。”

兄弟俩都是蓝西装白衬衫,远远看起来身型一模一样。
生田根本不知道楼上吃瓜群众们的戏已经多出天际,一脸懵地被哥哥拎了回去。
松润一边提溜着自家弟弟,一边回过头用眼神对山下飞刀片。
你小子的账以后算。






我只想给群发短信的kame笔芯

欢迎评论,期待小心心

_(:з」∠)_

评论(15)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