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世界没有墙。
发糖全毒奶,写刀回力刀。
良心什么的,没在痛的。

幸江江

© 幸江江 | Powered by LOFTER

金融男男 06


两人在楼道里跟爱拔nino说晚安,山下掏出钥匙开了门。
生田开玩笑:“我看小栗旬他们公司的cfo做不长久,说不定下一个橄榄枝就抛给我,快帮我想个理由拒绝他。”
山下急了:“拒绝干嘛。你当cfo,我当财务总监太太好了,每天给你送便当做家务铺床,你给我发零花钱。”
“去去去,吃你自己的去。”生田扑哧一笑,摸了一把山下的脑袋,转身去检查扫地机器人到底今天工作了没有。
“红A找过我一起去风投,分我一半股权。”山下冷不防认真地说。
生田脸色凝重了起来,呼吸放缓,等山下继续说下去。
“我嫌他那公司名字太晦气,说什么也没答应。”
他从背后抱住生田,手臂箍住对方的腰肢,细细密密的吻落在爱人的耳廓上。
“更何况,我有我的坚持。”

其实当时山下和生田分手的理由简直幼稚到可笑。
两个人各自出了一个长差,回来以后又接着各种忙,放对方的鸽子停满了一摩天轮,生田泡在兼并材料里忘记了山下安排的烛光晚餐,还打电话声讨他为什么不把并购说明书先review一遍;山下在电车上睡着了,弄丢了生田给他买的生日礼物,山下有一种本事叫做在任何交通工具上都能睡着,估计以后就算乘火箭去外星也能眼皮打架。
那时候两人已经开始有了冷战的苗头,回家以后累得倒头就睡,也不多说话。
真正爆发是在十月份生田过生日的时候。
那时候生田负责的甲方不是小栗旬,叫桐谷健太,生田是个标准的天秤座,在人群里都混得开,和桐谷也不例外,跟他吃过几次工作餐还喝过酒。
谁也不知道桐谷是什么时候打听到他生日的,其实生田自己也忘了,忙起来昼夜都不分,谁还记得1007这一天有什么特殊的,既不是什么项目的deadline,又不是报表里的EPS。
那天桐谷说:“你生日嘛,我去店里买了个东西送给你。”
生田谢过打开一看是一对袖扣。其实都没想多。
两人嘻嘻哈哈在春秋之交的暖夜里告别。
回去以后就看见山下坐在一桌冷透的菜前,脸色完全不对了。
两人拌嘴的时候开始翻旧账,山下吵不过生田,大概是对这种小事选择性失忆,记性没他好,气得脸色发白,一把夺过生田手里桐谷送他的袖扣。
“你要干什么?”生田已经快要累的没脾气了。
山下把袖扣在手心里一抛一接,动作势如闪电:“你给我了。”
然后袖扣就真的被他藏起来了。
“你今晚发什么神经?还给我。”倒也不是心疼一副袖扣,只是下次见桐谷健太他还得把袖扣戴着,这是基本礼节。
东亚醋王越吵越凶:“我不管,你有本事自己去变一副出来啊,再变一对戒指给他啊。”
生田去摸他的口袋,只找到一串钥匙和半卷薄荷味的糖。
一个念头从生田脑海里闪过。
“你把它吞了?”
山下铁青着脸扬眉,挑衅地看着他。
生田捧住他的脸要检查他的嘴:“你给我看看,你别真吞了。”
山下不为所动。
生田一本正经地告诉他:“你要吞了,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带你去医院把它拿出来。快,张嘴让我看。”
山下以为他还在紧张袖扣,一张嘴就往他脖子上狠狠咬了一口,他是真的气疯了,用了几分力气。
生田痛得一激灵,推了山下一把。
“分手。”
“分就分。”
生田投奔哥哥家,山下一个人闷头把一桌子剩菜吃得七七八八的时候就和龟梨和也一起出差去了,这原本没几天就能和好的吵架就被拖成了真分手。

不过这两人都在分手这件事上记吃不记打,分了几次都能重新粘回去。
现在住一起了,没几天生田就一脸期盼地问翔哥哥,山下能和他们休息天一起吃饭吗。
翔哥哥和颜悦色地满口答应,顺便摸摸toma的脑门。
松润当然不可能让他进门,抢他弟弟还要过来吃他家大米,不把他吊着打就很好了。
翔哥哥对他有一套办法,先吓唬他:“不让山下进门,你信不信你弟弟宁愿跟他一起吃开杯乐也不来敲我们家的门?”
松润语塞。这小崽子护着山下是从小就有的。
紧接着金融心理双硕士学位的高材生再软硬兼施地安抚他几句:“嘛。松润在我心里可一直都是个温柔的人。对我,对弟弟,对大家,都是呢。”
结局就变成了休息日松润一脸狰狞地在厨房里,把砧板上的卷心菜切得死碎死碎。
樱井翔听见有节奏的咔咔咔声,感觉自己甚是英明,不然这菜刀下的亡魂的估计就是山下本体了。他对自己悄悄比了一个yeah,顺便摸进厨房蹭一块黄瓜头放在嘴里嚼嚼。
“你觉得往杂鱼的那份里加什么比较好?”松润显然在脑内设计鸿门宴。
“咳。”吃成仓鼠的樱井翔差点被呛,“你可别想着这种事。”
松润撇下菜刀去看看汤底,问他为什么。
“你确定到时候toma不会和他换着吃?”生田吃着吃着吃到人家碗里的事情可不是没有过。
“也是。”
松润投鼠忌器,拿泻药的手悻悻地缩了回来,只能作罢。
后来还是太太平平一起吃了饭。
生田敲了门,山下跟在他后面,手里端着一盘刚炖好的番茄鸡肉。
“山下他自己做的啦。”
樱井翔闻到味道就馋,感动得几乎泪流满面,还是山下这小子会做人情啊,难怪生田被套路得心甘情愿啊。
松润也看到他手里拿的菜,淡淡地说了一句:“一起坐吧。”
四个同行聚在饭桌上,还没等翔哥哥找到什么有趣的话题,工作狂松润就从ipo频频受制讲到新三板挂牌的政策研究,还和弟弟吵了几句嘴,最后还两个人开了一场案例分享会。
朵兄朵弟你一言我一语谈到几乎要拍桌子,生田记性好,脑袋里甲方具体数额和审核指标一串串全部背下来,润那边恨不得直接把手提电脑搬到桌上来给他建模型。
樱井翔自己吃得脸颊鼓鼓还不忘招呼他们趁热吃,冷了味道就不一样了,山下捧着松润家热腾腾的大米吃得起劲,大概是有来蹭饭的自觉,话不多。
“好了,别谈了。先吃饭。”最后是饿到前胸贴后背的松润打住,拿起自己被樱井翔夹得满满的饭碗吃了起来。
山下卷起袖子,把盘子里最后几块番茄鸡肉全部拨给生田,跟着樱井翔把空盘子全部摆进水槽。
“去坐着休息休息,怎么好让你帮忙呢。”翔哥哥吃了人家做的番茄鸡肉,对山下好感度max。
“没事没事。”山下干笑两声,那边朵兄朵弟难得的手足情深独处时间,他才不去插一脚,还不如在这帮忙刷刷翔君神助攻的好感度。

第二天早上又是一场硬仗。
山田凉介一路小跑进投行部:“斗真桑,报告核对好了。”
“OK。下次买草莓瑞士卷给你。”生田接过报告不忘摸摸intern圆圆的脸蛋。
“山田,把招股说明书先给我看,我帮你改。”山下推开投行部的玻璃门,顺便往斗真桌上摆了一杯咖啡。
“是!亚麻前辈!”
“叫我山下。”大亚麻拿出手机开始打takki的电话。
二宫把上市公司模型核对了一遍感觉有bug,又继续在电脑前噼里啪啦改数据。
爱拔滴了滴眼药水,翻开九十七页的报告,和新版的合规条例继续较劲。
龟梨和也把咖啡当水喝,黑眼圈酷似熊猫。最近他独自担一个兼并项目,以一人之身hold住律师、审计师、会计师和企业方,累瘦了十斤。
斗真去了一趟审计事务所,忙到下午两点才有空回到办公室,山下递给他一个饭团当迟到的午饭,顺便给自己也剥了一个塞进嘴里。
“斗真。我有个问题要问你?”山下放下手机,一脸凝重。
“嗯?”他含了一块米饭在嘴里,有点紧张。
“你愿意陪我上ipo吗?”
生田斗真笑了。他不知道等这一句话等了多久。
“如果一定要爆肝,还是跟你一起好了。”




下章完结

期待大家的评论和小心心

评论(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