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世界没有墙。
发糖全毒奶,写刀回力刀。
良心什么的,没在痛的。

幸江江

© 幸江江 | Powered by LOFTER

WHAT IF 10

10 在沉默与沉默之间

节目录制结束的山下智久一声不吭地坐在乐屋里,看那个被toma抱过的男孩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跟他依依惜别,生田斗真是喜欢孩子的人,小心翼翼地掩饰自己疲惫的神色,一遍又一遍地说着道别和安慰的话,两个人大有十八里相送的架势,从节目现场一直纠缠到了乐屋门口。
这下是真的要走了。乐屋是不能随便进的。
男孩一脸的不情愿,嘟着嘴,白皙饱满的脸蛋上坠了两滴眼泪下来。
“哎呀,别哭别哭。”生田随手拿起桌上的一粒草莓糖递给他,然后揉揉小孩乌黑发亮的发旋。
小男孩抽抽噎噎地被工作人员带走的时候还忍不住一步三回头。
“我以后也会进杰尼斯的。”
男孩信誓旦旦的尾音随着玻璃门一起合上。

这孩子。
生田无奈的笑笑,推开门进了乐屋。
山下智久等候他多时。
山下前段时间剪了头发,染回黑色,还有了练肌肉的迹象。
明明是镌刻在记忆里的竹马,突然之间就陌生了起来。
生田斗真并没有准备好和这样的山下智久相处。他问:“...长纯和风pon呢?”
“长纯接了家里电话就走了,风pon混在arashi里和staff一起去吃火锅。”
生田点点头,没再说什么,低下头收拾东西。
“你是累了吗?”
以前的山下智久可不会这么问。他冲上来抱住生田,或者发点小脾气,然后两个人打打闹闹,再一起勾肩搭背地回家。
山下智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幅他不认识的样子的?
拍电影之前?
开Con前?
理智上来说,作为门把,山下智久的转变是最好不过的事情。生田斗真可以不要担心他惹出麻烦,可以少生很多气,经营自己事业的同时看着相方好好发展,带4TOPS打出全新的地图。
但山下智久对他而言不仅仅是门把。
他们相逢时不比今天哭着喊着要进杰尼斯的小男孩大几岁。杰尼斯的男孩在后来的交际圈里,同事都占很大比重,因为从小生活充斥着镜头、通告和事务所安排得满满的学习任务,和其他同学的生活截然不同,聊得投机的并不会太多。他们从小一起共事,一起长大,不错过彼此的每一次生日,知道对方最喜欢的食物,见识过对方最狼狈的模样。他心里总有个特殊的位置是给山下智久的。
所以生田斗真曾经信心满满,以为自己很了解他。小时候游戏玩输了,山下嘴角垂到一半自己就本能反应地冲上去抱住他哄了又哄,山下发脾气推自己的时候,心里也没多大火气。
他也不指望对方道歉。因为对方是山下啊。
生田斗真不经大脑思考都能知道山下智久遇到什么事情会发火,在他发脾气之前怎么才能让他收敛,要用什么语气对他说话他才能听进去。
而现在,山下根本不需要。
他一下子就长大了。
某次排练结束,风pon甚至无意之间感慨了一句:“亚麻西塔好像立派的大人哦。”
生田斗真不知道,自己朝夕相处的朋友是如何变成现在这个陌生的样子。他内心的疑问就是这样越攒越多,然后以今天为契机,全部爆发了出来。
然而他根本没有办法问出口。
问什么呢。
他能怎么问呢。
最后,生田揉了揉太阳穴,点点头,轻描淡写地说道:“还好吧。今天大家都辛苦了。”

4 TOPS毫不意外地在最后阶段只剩一块板,和台本上写得一样,四个人一齐翻下平衡木,博得全场大笑。
然后该宣传的宣传,该结束的结束,一切正常。
只是四个人掉进海洋球池的时候,山下很清晰地感觉到生田斗真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拉住他。
山下知道这不妙。
“斗真。”山下智久叫住他,“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没有什么。”
“我们一起吃晚饭吧。”对青春期的大男孩,饥饿是常态。
话可以不问。态度可以不追究。饭不能不吃。
最后还是两个人坐在汉堡排店里,沉默地吃着自己盘子里的东西。
披着十七岁外壳的三十代成年人山下智久表面风平浪静地嚼着米饭,内里却是方寸大乱。
如果是当年,大概会大发脾气,然后打一架,等着takki带对方来道歉吧?要让当年的自己认错几乎是不可能的。
只是现在他心态早就变了。
他被磨到没有脾气,对前辈毕恭毕敬,对每个staff说谢谢,也不和长纯toma风pon他们吵架,打架更不要提了,甚至还能充当一把和事佬。
拜托,他三十多岁了啊,年龄几乎是他们的两倍,哪里吵得起来。何况团里这点小事,和他以前在NEWS里遇到的,根本不算什么。
山下最终还是先开了口,盯着生田斗真一直垂着的右眼睫毛,絮絮叨叨地说了些以后的工作,新歌的安排和番组的节目。
说得多了,脸色缓和下来的生田斗真会附和两句,山下也就放松了许多,以为这次不明不白的别扭就算过了。
谁知道这才是个开始。

下节预告:

11 “我再也不会那么需要你了。”

∠( ᐛ 」∠)_

我的玻璃渣充满爱意

以及

感觉混在arashi里一起出去吃饭的风pon好可爱啊怎么破

我就是个喜欢看评论和小心心的人ˊ_>ˋ


评论(4)
热度(27)